豆瓣87《权力的游戏》的蓝本比宫斗剧还精彩的历

  最近读完《空王冠》确实精彩,堪比宫斗剧,《权力的游戏》就是参考这段历史写的,尤其是第一季,人物都能对上号,比如疯王。但是因为太精彩又缺乏深入分析因此心生警惕,因为容易变成了看热闹,我一度想放弃,最后还是坚持看完,看完之后看到后记终于有点分析但是个人觉得比较水,随后我就开始结合中国历史尝试自己分析,看官可以权当胡思乱想。

  通过空王冠我们可以看到中西方对权力的争夺具有很多相似性,比如皇帝年幼就容易出现王权衰落,然后是出现宗室夺权、后宫与外戚干政、宦官专权等,《空王冠》里有两次都因为皇帝年幼而导致大权旁落,典型是爱德华五世年幼即位,被叔父夺了王权,也就是查理三世。

  其实查理三世的夺权也可以说是迫不得已,因为爱德华四世去世时安排外戚与宗室共同辅政希望他们形成权力的制衡,不至于威胁皇权,但是这种如意算盘总是打错,小国王即位后很快被外戚占据,宗室(国王叔叔)被排挤,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宗室发动叛乱,夺取了王位。

  回看这段历史和西晋末年极其相似,司马炎因为本身在皇位继承上存在问题,算是得了本该属于伯伯一系的皇位,于是扶植外戚强力削弱宗室,但是晚年即将去世又担心外戚专权,重新扶植宗室,结果出现去世后傻子皇帝司马衷,宫内外戚专权,外面宗室就不干了,于是出现八王之乱,先后杀入宫内做皇帝,和玫瑰战争时期有点血缘就可以抢王位非常相似。

  作者丹·琼斯在后记里分析说玫瑰战争是王权的衰落到王权的重新崛起,和史学大师田余庆分析东晋门阀政治的思路相似,东晋王朝的可以说就是皇权衰落的结果,也就是他说的是中高历史上的皇权一直强势的一种“变态”阶段,东晋的结束也是皇权的重新整合。

  皇权衰落后,我们容易看到外戚和宗室力量的争斗,也就是为什么两晋政治和玫瑰战争都和宫斗剧一般精彩,但是《空王冠》里相对忽视了真正对政治起主导的力量可能是“贵族”,在中国是门阀士族,有时这两者被归为同一类,但是很多学者不同意这种归类。

  其实从书里对战争的描述,我们可以看到,战争中还是以贵族为主力。在东晋王朝门阀士族更是主导力量,甚至可以决定谁来当皇帝。

  在中国是门阀士族们相互之间相互制约,避免了一家独大,而且内部门阀士族和外部流民帅又构成了某种牵制,因为皇帝虽然窝囊,但还不至于断送司马家王朝,直到最后这种平衡局面被打破。

  英国相对来说比较尊重血统,虽然没有像日本天皇一样万世一系,但是,基本上当国王都必须有皇室血脉,女系一方也行,也就是说历代国王基本上都是征服者威廉的后代,但是《空王冠》写的这一段是应该王朝更迭最频繁的一段,从金雀花王朝到兰开斯特王朝到约克王朝在到都铎王朝,同样也是就是因为王权衰落导致宫廷斗争。

  英国这历史和我们东晋王朝还有一点相似性在于外交对内政的影响,但影响不一样,老冤家法国一直是英国不同夺权力量的支持者,是不稳定的重要力量,而东晋少数名族政权的外部威胁却成了东晋内部团结的因素,后来外部这种外部危机解除,原有平衡被打破,门阀士族终于忍不住要做皇帝,桓玄夺了司马家天下篡位,但是门阀士族内斗消耗,给了次等士族刘裕坐收渔利的机会,开创刘宋一朝,重建皇权(中央集权),但是这个过程是漫长的,直到唐朝才真正终结贵族政治。

  可以说,英国的玫瑰战争和中国的东晋其实都是两国历史王权衰落的“变态”阶段,都经历了王权的衰落和重建,并开始近代转型(中国从唐朝开始近代转型可以详见内藤湖南唐宋变革论)。

  当然,把这两段历史拿来联系对比可能比较牵强,两者差异可能远大于相似,只是我个人看书思考的联想,不必过于当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新时间:2019-03-08 点击次数: 次)